家人關係/侄兒尋親來

周六下午突然接到警察局來電,說有大陸的親戚來訪,問家裡願不願意接待?我滿腦子問號,這該不會是另類的詐騙手法吧?自從奶奶、大伯先後過世,已許久未與大陸的親戚書信往來,再加上爸爸往生,我幾乎忘了對岸還有血脈相連的親人。打開大門一看,只看得到對方的肚子,退後三大步,頭都仰得發痠了才對上他的眼,是那張照片裡坐在堂哥腿上的小男孩,時光荏苒,他已二十有六,身高一九八。侄兒名喚春雷,見他那麼大個兒,還真像雷神索爾,他在廣州當消防員,申請台灣自由行書面程序就等了半年,一經批准,背包一提,拿著舊地址及人名,沒打電話就單槍匹馬坐飛機來了。舊眷村已拆除改建為紀念公園,我們早已搬遷至他處,他拿著舊地址在烈日下沿路問沿路找,轉了三、四個小時,最後路人叫他到警察局問問看,本已心灰意冷的他,竟在警局遇到熱心的員警幫忙。有一位員警以前也住在同個眷村,打電話問了熟人,圓了侄兒的尋親夢。周日是我的爬山日,問他爬過山嗎?他說只爬過六百公尺左右的丘陵,那就跟我到觀光客到不了的大雪山看雲海、賞鳥去。山勢愈來愈陡峭,山嵐霧氣行走於樹梢,從這個山頭竄到對面山頂,山徑林相愈來愈豐富;他拿著相機以最真實的色彩將台灣的大山留在記憶裡,在鳶嘴山的崖壁,我們開心大笑,張手擁抱整片山林。不免俗地帶他到陸客的聖地──日月潭,沿著環湖步道觀景,他讚嘆:「這湖水好乾淨,怎麼維持的?一點垃圾也沒有。」參觀涵碧樓紀念館,他對蔣介石與宋美齡的愛情極有興趣,對台灣曾被日本統治一臉狐疑,我對他講解起台灣近代史,這是一堂兩岸戶外歷史課。夜市小吃則讓他大開眼界,生平第一次拿刀叉吃牛排,一九九元就收買了他的心和他的胃。咬著比臉還大的酥炸雞排,他邊吃邊嚷嚷,這肉不柴不澀還有肉汁,實在太厲害了!飯後甜點芋泥紅豆牛奶剉冰更讓他驚嘆連連,大呼台灣人太會享受,食物做得真好吃。問他對台灣的印象,他說:「人好、山漂亮、食物好吃。」這遠道而來的侄兒,在員警的熱心幫忙、運將的親切指路、山友的熱情分食中,短短數天已被征服。

新聞出處---http://udn.com/news/story/7272/1547456





    全站熱搜

    leslielautl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